分鱼趣事

发布时间: 2010-8-19 9:48:14    中国礼仪网    来源: www.welcome.org.cn

我们将要展开的话题是分鱼,这是一件比吃鱼更有兴味的事。

应了“年年有余”的俗话,依照敝乡的风俗,鱼成为席终的主菜,压轴的大戏,瞩目的焦点。只见鱼体横陈,热气缥缈,香味氤氲——且慢!后生小子们放下妳性急的筷子。鱼此刻是凛然而不可侵犯的。必須是在座的最具权威者,方可享有第一筷的权利,好比欧洲的贵族對领地的新娘享有初夜权。同时,该权威还承担一项神圣的义务:分鱼。

我所知道的分鱼有两种版本——“家庭版”和“社会版”。

“家庭版”的分鱼是个经典的故事,饱含亲情与热泪:小时侯,家里生活拮据。难得一次吃鱼,亲爱的妈妈总是把鱼肉分给孩子,自己啃鱼骨头,微笑着說:“妈妈最喜欢吃鱼骨头了。”妈妈一直这样分鱼,孩子们信以为真,妈妈原来喜欢吃硬邦邦且带刺的鱼骨头。长大后,生活好转,经常吃鱼了。孩子们惊奇地发现,妈妈不再爱吃鱼骨头了。他们恍然大悟,妈妈这些年来一直在撒谎呵——这个故事并不稀奇。其实,撒谎的妈妈每个家庭都有一位,但并不是每个孩子最后都能明白妈妈为什么撒谎。

"社会版”的分鱼是个趣致的笑话,饱含幽默与智慧:敬爱的领导大筷一挥,把鱼眼剔出来,呈送给主客,曰“高看一眼”;把鱼骨头剔出来,赠给另一位贵客,曰“中流砥柱”。然后,他分配鱼嘴巴,叫做“唇齿相依”,分配鱼尾巴,叫做“委以重任”,分配鱼翅膀,叫做“展翅高飞”,分配鱼肚子,叫做“推心置腹”。格外细心的领导还能一筷子找准鱼腚——好象鱼也有三围——分给座中不怎么得意的一位,此谓之“定有后福”。

那时,我刚刚踏上社会,乍睹如此分鱼,忍不住好笑:鱼身上的杂碎都搭配着一个个好听的名目送了出去,最好的鱼肉反留给了自己。领导敏感地瞥见我脸上余波荡漾的微笑。我连忙解释,分鱼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,这回真的大开了眼界——我没有說出真实的观感,尽管领导分给了我一块鱼肚子。待我总算不薄,好过让他高看一眼。

有一些婆婆妈妈的哲理美文和公益歌曲告诉我们,社会是个温暖的大家庭,让世界充满爱。我很敬仰这种博爱的想法,并且被它的天真一再地打动。但家庭与社会终究是两样的地方,有着不同的游戏规则——单是“如何分配一条鱼”就有如此大的区别。

看穿分鱼的奥妙后,后生小子就可以出来混社会了。有朝一日,掌握了分鱼的权柄,可以实行一点改革——我不是要妳废除那些繁文缛节,那些很有必要——在對别人“高看一眼”的同时,再赘上一筷子丰肥的鱼肉。毕竟这只是分鱼。

责任编辑: 礼仪编辑2

ADS